简归南

万水千山皆行过,归来仍是少年郎。

老燕【喻队生日快乐

喻文州生日快乐啊啊18可以做好多事情了呢
看文愉快
我爱喻文州
24h之8

2009 10 28
  立秋不久,风还有些萧索,小巷旁边是一块占地不大的酒吧。屋檐有些偏大,似乎再大点风就可以将其连翻刮走。檐下是一个燕子巢,偏偏燕子尽秋却还不走,在秋风中迎合着巢下高脚凳上的人与吉他轻轻哼唱。
   零零碎碎的音色从吉他弦上溢出,曲不成调却意外的吸引人,一下一下勾镂着未知的歌。那人也哼着调,如猫一般慵懒的声音划过云朵逸过天空。
   今天人有点多,黄少天这么想着又扫了一眼人群。完全看不到啊 那些小伙子怎么回事?咋还把女朋友举起来呢,烦死了。手下一个用力,吉他发出痛苦的哀鸣。黄少天看了眼被弹红的食指把吉他放下又拿起。笑着对人群开了腔“散了呗,吉他坏了弹不了,今天拿去修,明天继续哈。”人群稀稀落落的走了些把个。正当黄少天松了一口气时,一个小伙子挤进人群,拿着一个塑料袋对黄少天嚷嚷道:“黄少黄少我这儿还有备用弦。”黄少天一愣,心里很是无奈,他挥了挥手边收吉他边说道:“今天就算了,我还有点事,明天再来哈”小伙子垂下了头怏怏的走开了,黄少天坐在高脚凳上看着人群渐渐散开,喻文州迎着光向他走来。
  “少天,手没事吧”喻文州拉起出黄少天插在荷包里的手
  黄少天张开手指向他笑着说到:“完全没事啊!刚刚弦是我自己扯断的,他们把你挡的严严实实的,我看不见你。”
  “我会心疼。”  喻文州垂下眼眸,睫毛在脸上划出一道阴影,温润的嗓音在黄少天耳边响起。
  大抵是怕他听的不够真切,便又重复了一遍:“我会心疼。”说着抬眸看他,眼中撒满灯光,黄少天甚至从中看见了他自己,可是因为背光,一片黑糊糊的,只有一个大概的轮廓。
  “那,那你下次站前面一点呗。”黄少天将手从喻文州手中抽出来,不知是不是错觉,隐约闻见一声轻叹。
  “好。”喻文州将手伸到背后,变戏法般的从背后抽出一束白玫瑰,“少天的歌一如既往的好听呢。”黄少天接过玫瑰轻轻拍拍喻文州的肩“什么意思啊?你黄少的歌明明就是有了大跨步的进步。”
   喻文州无奈的笑了笑:“对对对,向我国人民的美好生活的大跨步。”
   “每天进步一小步,一年进步一大步。”黄少天也笑着插科打诨。
   “那只能说明你腿短。”张佳乐从酒吧里探出个头。
   黄少天倒也不是很生气,拿着不知从哪顺过来的毛巾丢向张佳乐“滚滚滚,你黄少一米八。”
   “呦吼,你黄柯基要是一米八,你乐爷就整儿一米九。”张佳乐弯腰躲过毛巾后对黄少天嚷嚷道。
  黄少天不屑的看了他一眼:“是的,身高一米九,腿长20cm。”
  眼看张佳乐就要和黄少天打起来,喻文州一把捉住黄少天的手,将他一把扯离了战场。
  喻文州深呼一口气,脑中飞快的过这如何平息黄少天和张佳乐冒出的熊熊战火。
  “少天,去我家吃饭吗?”话音刚落,不说黄少天的反应,就是喻文州也愣住了。尴尬几乎要实体化。张佳乐反应快,脱口而出的一句“我在家里养孩子,你却在外面偷男人。”成功把老老实实待在小酒吧柜台里的孙哲平给惊了出来。连带着还有个叼着烟看戏的叶修。
  “靠靠靠,张佳乐,你不要面子,我还是要的哇。你不怕孙哲平就代表大家都不怕吗?”
黄少天气的直跳脚。
  喻文州摸了摸鼻子,感觉事情越来越往糟糕里去了,正好他和叶修有点交情,便像他那处投了个求助的眼神。叶修挑了挑眉,无声的做了个口型‘让哥来趟着趟浑水,报酬呢?‘喻文州无奈的笑了笑,也对着口型‘十条中华,五条黄鹤楼。’‘10条黄鹤楼。’喻文州看了眼支着腿和张佳乐吵架的黄少天又想了想爆怒状态下的苏沐秋,看着面前吞云吐雾,不停嘚瑟的叶修,沉重的点点头。
叶修得了趣儿,转身走向酒吧里头。喻文州知道他刚才定是听见了自己那番邀请黄少天回家的话,进去拿他的行李了。瞅着黄少天他们一时半会打不起来,又看了看叶修那走个路还要吞一口眼。喻文州忍不住从口袋里掏出手机,让叶修风骚的走姿在图片上定了个格。
  喻文州拍完便迅速将手机放回口袋里。心虚的抬头向上看。正巧那鸟巢就在他的正上方,一个头露了出来,一只燕子和他眼对眼,然后啾啾对着他叫着。
  黄少天也不和张佳乐吵了,看了看喻文州又看了看燕子,燕子见着他更是兴奋。张开翅膀在他们头上飞了一圈,又施施然落回巢中。
  叶修拖着行李走了出来。喻文州对黄少天伸出手道:“少天,去我家住吧。”
  叶修吐了口白烟,看着喻文州他们渐渐远去。过几天就能吃喜糖了吧,他这么想着。
2010 11 12
  老燕在风中扯着嗓子哀鸣,它抖抖擞擞的张开羽翎散落一地冰渣。它背着光,站在巢边上,纵身一跃,在风中却别风迷了眼,张开无力的翅膀,划出一个优美的抛物线。阳光是不属于它的,连带着这秋风中最后的温暖。一只饥肠辘辘的猫咪从巷子口探出个头,见着老燕,昏暗无光的眼中崩发出一丝光芒,猫呜喵呜的窜身扑了过去,叼走老燕,老燕无力挣扎,只能哑着嗓子发出一声一声的呼叫。不知谁叹出一句哀叹。"文州,我可能。。。要走了"
  “去哪?”喻文州低声说道,手指背在身后无意识的揪住衣服。“大概,是上海吧。”黄少天抬起手上的吉他“有人邀我去试一试选秀节目,哈哈,你也知道我选不上的嘛,我就是去玩一下,很快回来的啦!”说着他便抓了抓枯草色的杂发,笑着看着喻文州。‘回不来的’喻文州在心中辩解道。黄少天有多爱音乐他知道,他有多大能力他更知道。挽留的话在嘴边,看着黄少天闪光的眼睛,喻文州的话硬生生在嘴边打了个转,又咽了回去。“那个节目啊,竟然让我们黄巨星上?”喻文州打趣的说道。“x星达人”黄少天顿了顿,又看了眼喻文州,如果他挽留,我就留下。“你黄少先给你唱支歌吧”他也不等喻文州回复,拿起吉他便开了腔
  知道爱你没有结局
  痴心妄想你会给我甜蜜
  有心无力 遥不可及
  一切幻想写入了歌里
  与你飞行
  与你坠落
  与你感受
  与你快活
  与你想做的有太多
  却只能与你错过
  隔着屏幕说着爱你浓浓暧昧
  甜甜的像蜂蜜围绕在我心的周围
  。。。。。。。。。。。
  “少天有名了记得给我签名呐。”喻文州笑着说道。“当然啦。”眼睛里掩不住失落,黄少天低垂下头,无意识的用抹布轻抚吉他。
  “明天上午?”喻文州盘算着是否能在他熟睡是偷走一个吻。
  “不是,今天晚上。”喻文州心底叹了口气。“我送你,晚上几点?”
  他想干嘛?黄少天虎躯一震“八点”八点吗?喻文州抬手看了看表“现在几点了?”黄少天凑过来看,毛绒绒的触感电击一般从手臂直到心底。更另他揪心的是时间“我靠靠靠?7点40???”黄少天无助的看着喻文州,喻文州收起表沉重的对黄少天说“上我摩托。”
  毕竟只是刚刚18的少年,黄少天从来都没想过平时冷静端装的喻文州能飙车飙的如此之快。30分钟的车程硬是被拉到只用了20分钟不到。当喻文州和黄少天拧着行李冲进候车室时车才刚刚到站。接过喻文州手中的行李,不知怎么着,一股热血冲上了头,他扑过去对着喻文州微张的嘴啃了上去。喻文州当时便懵了。从小慢热的他没有第一时间抓住黄少天的衣角,或者说,他只看见黄少天的衣角消失在火车门前。正当他准备追上去。火车开了。
  这都是什么事啊?喻文州简直哭笑不得。明明有点小失落,喻文州却抑制不住自己上扬的嘴角。喻文州背着光,看着火车在夜里飞驰,微风抚过发梢。人们永远不知道,回首寻找,是否还能找到原先的故人。
  2012 2 09
  两年了,喻文州本以为自己可以从网络上窥看到黄少天的一点一滴。但是预料赶不上变化,黄少天根本没去参加。那头的黄少天更惨了,心心念念满是喻文州,却又怕那个吻带给他芥蒂。于是中途便改了签,一溜烟往广州跑。去广州干啥啊?回家出柜啊!满以为素来心胸开阔,思想前卫的父母会理解或者支持,没想到这话刚一说出去父母脸色看着看着就变了。“黄少天,”这是父母第一次这么严肃的叫他全名,黄少天心道不好,只听父母悠悠的开了口“不是我们说你,只是你还太小。”黄少天蹭的从板凳上站了起来“我18了已经。”黄父只是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黄少天安静的坐了下来。
  “话唠?”时隔两年,叶修第一次拨通了黄少天的电话。“是我。”沉默的空气在电话里蔓延。
  “要不,你抽时间来看看喻文州吧。”叶修试探着打破着份沉默。电话那头黄少天咬住下唇“他。。怎么了?”叶修一愣,回头看了看坐在酒吧门口高脚凳上的喻文州。喻文州注意到他的视线,礼貌的回给了一个微笑“他还好吧,就。。。想象一下花满楼?差不多就那样。”黄少天闭着眼想了想古龙里的花满楼“你是在暗示我喻文州失明了吗?”黄少天声音中带着一丝不易觉察到的颤抖。叶修简直想笑“我是说他和以前差不多,就是可能。。。想你想发了疯。”
  黄少天抿着嘴迟迟不肯作答,叶修也是知道他的性子的,再怎么说,也在他那待过两年。
  “我抽时间过来吧。”黄少天看着窗外灰沉沉的天空开口道。“想清楚啦?”叶修笑着吸了口烟。“我一开始不接电话就只是因为怕你告诉我喻文州要和我绝交好吗!”黄少天恢复了活力向着话筒笑着说。
  “行吧行吧,明天我去车站接你。”叶修挂了电话,看着喻文州摸了摸下巴。思考片刻决定不告诉他,就当是报哪差了10包中华烟的人情吧。“老喻 ,明天陪我去一趟火车站。”
  喻文州偏头笑着说“去接谁?苏沐橙?”叶修皱着眉头说道“老喻啊,不想笑就别笑了。”
  “嗯”喻文州收敛了笑意,“明天几点?”叶修一皱眉头感觉不妙“忘记问了。”叶修拿起手机按了下。转头正好对上喻文州的微笑“这谁?”叶修是谁啊,四大心脏之一啊,他会告诉喻文州吗?是的他会。叶修卖队友卖的特别干脆“黄少天啊。”喻文州又笑开了,这次终于没有那种毛骨悚然的感觉了。“明天几点?”叶修搓了搓手臂上的鸡皮疙瘩“笑的能不能别那么荡漾?早上8点8点。”喻文州嘴角又向上扬了扬“明天我自己可以吗”叶修冷漠的看了他一眼。
  2010 2 10
  冬末的清晨有点凉,喻文州站在车站搓着手,远方飞驰过来一辆火车。有人在像这边招手。
一声火车长鸣,车稳稳的停在喻文州面前。人们从中疯涌而出。喻文州一眼就看见他了 时隔两年。不久,他们的日子还长。喻文州伸手拦住黄少天。黄少天看着他千言万语梗在心头最终化为一句话“我回来了。”喻文州笑着问到“不走了?”
  “不走了。”
  那天夕阳下,他们拥吻,不知未来,迷茫无助。索性他们还有今天,朝阳渲染着他们的背影。与爱人最好的表达,便是吻。舌齿相碰,喻文州牢牢摁住黄少天后脑勺,稍长的睫毛刷打下一片阴影。一只南归的燕子盘飞在他们身边。

预告??一个24h之一(大概